• 音乐家,请入席 不要轻易放弃。学习成长的路上,我们长路漫漫,只因学无止境。


      与肖邦共进晚餐

      

      热巧克力,佐《波兰歌曲第四首:宴会》

      

      肖邦看起来很瘦,但其实很能吃,尤其是甜食。

      

      肖邦住在情人乔治·桑位于法国贝里的诺昂城堡里的时候,每天早上都伴着一杯热巧克力醒来。

      

      除了巧克力,肖邦最喜欢吃什么?答案是:肉酱。肖邦还会自己做肉酱,并且寄给朋友吃。他在信里向朋友介绍:“这是我在烟雾笼罩的厨房里自己制作的哟!”

      

      肖邦的《宴会》是在1830年创作的,他20岁时离开波兰,启程前夜和朋友们喝酒,大家一起合唱这首饮酒歌。肖邦出国之后,华沙爆发了反抗沙俄的起义,这首《宴会》被起义者们重新填词,变成了爱国歌曲。

      

      与莫扎特共进晚餐

      

      土豆鸡肝肉丸,佐《吃、喝》三声部卡农

      

      对于吃,莫扎特的唯一要求就是丰盛,因为他总是很饿。

      

      有一次,他吃到一种奇妙的水果。他这样描述道:“我们吃到了一种我从前只在画上见过的水果,它的味道就像黄瓜……它是圆形的,果皮是绿色的。但当它被切成两半时,特别好看,因为里面是红色的。人们是蘸着糖和桂皮粉吃它的。”

      

      你猜莫扎特说的是什么?

      

      没错,就是西瓜!

      

      莫扎特从小就旅居在外,足迹遍布欧洲大陆,品尝过各种各样的美食。但家乡萨尔茨堡的美食对他来说是最特别的,是一种带着乡愁的味觉记忆,最令他着迷的是小时候常吃的小牛肉和土豆鸡肝肉丸。

      

      另外,葡萄酒、啤酒、潘趣酒和香槟酒也大量出现在莫扎特的书信和作品中。歌唱剧《吃、喝》赞颂的是霞多丽葡萄酒;歌剧《唐·乔万尼》中老是提到香槟;他还写过一首潘趣酒诗,里面有一句:“最美的祝福,配上陳酿潘趣!”

      

      与巴赫共进晚餐

      

      梭鲈配凤尾鱼加黄油酱汁,佐《哥德堡变奏曲》

      

      巴赫性情强悍,食欲非常旺盛。只要有人请他吃饭,他总是欣然赴宴。梭鲈配凤尾鱼加黄油酱汁、热芦笋沙拉、糖渍柠檬皮……甚至连当时还未征服法国的土豆、已经赢得德国人喜爱的咖啡,他都一一尝过。

      

      巴赫家族与面包有着不解之缘。家族中第一个出名的人维特·巴赫是个面包师,他喜欢伴着音乐揉面,或一边磨小麦,一边拨弄弦乐器。这是子孙热爱音乐的源头。

      

      热爱美食的巴赫还把蔬菜写进了歌里。《哥德堡变奏曲》的第三十变奏,讲了一个儿子嫌弃母亲做饭难吃,于是离家出走的故事。其中儿子唱道:

      

      总是萝卜,总是白菜,

      

      这就是我逃跑的原因。

      

      如果妈妈给我做些肉该有多好,

      

      我便不会如此想要离开这个家。

      

      与贝多芬共进晚餐

      

      烤生蚝,佐《第九交响曲》

      

      贝多芬对吃这件事十分挑剔。他一生都在为找一个满意的厨娘而苦恼。

      

      他自己是个糟糕的厨师,做的饭菜难以下咽。但他一丝不苟地给厨娘写购物清单,吩咐厨娘“不要削掉土豆皮”,要注意“西班牙松鸡煮过之后会变软”,还亲自敲碎鸡蛋检查是否新鲜。

      

      对贝多芬来说,最重要的食物是生蚝。

      

      “明天还有一批刚从威尼斯运来的新鲜生蚝。”贝多芬的朋友一提醒,贝多芬立刻回答:“咱们可以生吃,也可以烧烤,到时候再喝点香槟!”耳聋后,为了和人沟通,贝多芬准备了一个对话本,在上面记下日常生活中大大小小的事物。关于生蚝有多么美妙,贝多芬还特意在本子上写过一句:“生蚝甚至能唱出一首卡农曲。”

    上一篇:幽默的成都人

    下一篇:没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