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狗抓飞贼 不要轻易放弃。学习成长的路上,我们长路漫漫,只因学无止境。


      最近,鼎德城常有居民报案,不是金项链被偷,就是金戒指不见了。人们传说,小偷能飞檐走壁,12楼也能不费吹灰之力爬上去,是百年不遇的飞贼。刑侦科长毛金明几次带队出击,多次派得力干将分头蹲守,总不见飞贼踪影。毛金明心里堵得慌,常一个人穿便服去一些小区转悠,希望能发现蛛丝马迹。那天,毛金明看到一个老头,衣服脏旧,头发蓬乱,提着蛇皮袋,在小区门外东张西望,顿生怀疑,拦住老头询问。没想到老头狠狠朝地下吐了一口痰,要理不理地走远了。毛金明气得真想亮出手铐来吓吓这个怪老头。

      

      这天,值班民警接到刘大妈报案,一串价值万元的金链被偷了。毛金明大为恼火,正要带人去现场,一个老头背着蛇皮袋撞了进来,说要找毛科长。毛金明一看,正是那天在小区门外遇到的怪老头,于是不耐烦地说:“我要去现场,你有什么事,就快说。”

      

      老头瞧瞧毛金明,哦了一声,说:“你就是毛科长啊,嘿嘿。我听说有个飞贼专偷金首饰,公安局悬赏破案。毛科长,我只要包吃包住,保证给你抓住飞贼。”

      

      毛金明从刑侦队员到刑侦科长,什么人没见过?一看老头就是混吃混喝的老油条,开口讥讽说:“你一年抓不到,我不得管吃管住一年?”

      

      老头气乎乎地瞧了毛金明一会儿,从怀里掏出身份证,往桌子上一拍:“我把身份证押这里,半个月抓不到飞贼,你判我诈骗罪,关牢里!”

      

      毛金明吃了一惊:这怪老头敢打包票,真是人不可貌相。拿起身份证看了一眼老头姓名:郑开智。于是露出笑脸,说:“郑大伯,我刚才又接到报案了,你就同我一起走一趟吧。”

      

      郑大伯也笑了,几颗黑乎乎的牙齿露了出来,说:“这就对了。毛科长,请相信,我不会白吃白喝的。”

      

      毛科长带着几个刑侦队员和郑大伯上了车。队员小任捂着鼻子,往后坐去了。毛金明闻到蛇皮袋的臭气,把窗户打开了,问道:“郑大伯,装的狗吧?是不是屙屎了,臭死人。”

      

      郑大伯打开蛇皮袋,果然露出一个狗头来。他不好意思地从衣服里掏出卫生纸,伸进蛇皮袋,包着几坨狗屎,扔出了窗外。大家一阵哄笑,把窗户都打开了。

      

      很快,到了刚才报警的刘大妈家里。刘大妈介绍说,她早上去买菜回来,择洗切好,准备去打麻将,这才发现放在床头柜上的金手镯不见了。刘大妈说,晚上绝对关了窗户,是起床后打开的,金手镯绝对是去买菜时不见的。

      

      毛金明指挥小任和另一个队员用强光照射地上脚印。可是,照了半天,一个脚印也没有看见。大家一致认为行窃者是个老手,脱了鞋穿着袜子进屋的,具有极高的反侦察能力。

      

      郑大伯抱着狗,东瞧瞧,西看看,像是个看热闹的。

      

      毛金明没好气地说:“郑大伯,这现场,你有何高见?”

      

      郑大伯脸一沉,不做声。走到窗户边,让抱着的狗露出头来,在窗台边上闻着。突然,狗轻轻哼了一声。郑大伯眉毛一耸,让狗缩回蛇皮袋里,自己凑到窗前,也像狗一样闻起来。良久,郑大伯一声不吭,又站在一旁,看大家摆弄灯光和相机。

      

      毛金明不知郑大伯葫芦里卖什么药,看了大家一眼,说:“既然没有痕迹,我们再去门卫调看监控录像,也许能发现可疑的人。”

      

      郑大伯抱着狗跟着下了楼,走到门卫室,一起看监控录像。

      

      毛金明让门卫的保安把监控录像倒回早晨,一起观看。每出现一个人,就问一声。可是,监控录像中出现的人都认完了,保安并没有发现陌生人。毛金明这才暗暗焦躁,他妈的,这飞贼果然老辣,连续作案,竟不露一点痕迹。正要收队回到局里,郑大伯碰碰毛金明的手,示意毛金明留下来。毛金明心中一喜,这老东西,果然有两下子!于是叫大家回局里,自己陪郑大伯留下。

      

      郑大伯把狗头露出来,提着,要毛金明同他一起去小区里走走。

      

      走了一会,毛金明问:“郑大伯,您发现什么线索了?”郑大伯举止异于常人,让毛金明感觉蹊跷,说话也客气起来。

      

      郑大伯小声说:“这个飞贼,是我徒弟,我一个人没法抓住他。你得助我一臂之力,把他抓住。”

      

      毛金明一听,大吃一惊:“什么?你徒弟是小偷?你是老偷?”

      

      郑大伯瞪了毛金明一眼,说:“龙生九子,各有不同。我一时眼拙,带了个小偷,我就成老偷了?”

      

      毛金明连忙道歉。可心中好奇,于是问道:“你徒弟还会出现在这里?”

      

      郑大伯摇摇头,说:“毛科长,我不能肯定。不过根据他作案规律来看,在大的小区,一般作案五六次。这个小区,你今天才得到报案,我估摸着,他还会偷几次。”

      

      毛金明聽得心里一跳,果然知徒莫如其师。这郑大伯说得不错,根据居民报案情况来看,这飞贼在大的小区里作案一般不少于4次。看来,这次有小偷师父郑大伯帮助,与飞贼面对面的机会到了。

      

      郑大伯走到院墙边,把蛇皮袋里的狗放了出来。毛金明一瞧,这狗似乎在换毛,一块深一块浅,浑如癞皮狗。走起路来,一跛一跛,尾巴也是半截,像兔子的尾巴。瞧着瞧着,毛金明明白了,这是只畸形的土狗,年纪不小了,已是老态龙钟。

      

      郑大伯不屑地对毛金明说:“别小瞧它,我的大宝同我相处13年了,它比你聪明着呢。”

      

      毛金明听出郑大伯讽他不如一只狗,脸腾的一下红了。如果不是想郑大伯帮他抓了那飞贼,毛金明真想骂郑大伯几句。

      

      郑大伯摸摸狗头,说:“大宝,走一趟。”大宝一跛一跛地沿着小区院墙跑起来,不时低头嗅一嗅院墙边的绿化小树林。郑大伯快速地跟着。走了一会儿,大宝忽然停下了,对绿化灌木丛轻轻吼了一声。郑大伯喜形于色,也学狗的声音叫了几声,大宝听了回到了郑大伯身边。郑大伯把大宝抱起来,放进蛇皮袋里,对毛金明说:“飞贼就在这外边。毛科长,我们就在这里好好守着。”

      

      正说着,郑大伯碰了一下毛金明的肩膀,指着高高的院墙。毛金明望去,只见一只黑猫,在院墙上敏捷地走着,腰肢一扭一扭的。然而那是一只普普通通的家猫,并无特别之处。小区里总会有人养猫,出现三五只也不奇怪。难道飞贼是翻越院墙而来?

    上一篇:日记一则——梦想

    下一篇:没有了